AD
 > 游戏 > 正文

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张亮老婆窦静

[2019-03-15 11:21:54] 来源: 编辑: 点击量:
评论 点击收藏
导读:   出自北宋诗人苏轼的《水调歌头》  丙辰中秋,欢饮达旦,酣醉,作此篇,兼怀子由。  明月何时有?把酒问彼苍。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。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

  出自北宋诗人苏轼的《水调歌头》

  丙辰中秋,欢饮达旦,酣醉,作此篇,兼怀子由。

  明月何时有?把酒问彼苍。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。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堪寒。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世。

  转朱阁,低绮户,照无眠。不该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?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

  赏析

  此词是中秋望月怀人之作,表达了对胞弟苏辙的无限思念。词人运用形象描绘方法,勾勒出一种皓月当空、亲人千里、孤高空旷的境地空气,反衬自己遣世独立的意绪和往昔的神话传说交融一处,在月的阴晴圆缺傍边,渗进稠密的哲学意味,可以说是一首将天然和社会高度符合的感喟著作。

  词前小序说:“丙辰中秋,欢饮达旦,酣醉,作此篇,兼怀子由。”丙辰,是公元1076年(北宋神宗熙宁九年)。其时苏轼在密州(今山东诸城)做太守,中秋之夜他一边赏月一边喝酒,直到天亮,所以做了这首《水调歌头》。苏轼终身,以崇高儒学、考究实务为主。但他也“龆龀好道”,中年今后,又曾表明过“归依佛僧”,是常常处在儒释道的纠葛傍边的。每逢波折失落之际,则老庄思维上升,借以协助自己解说穷通进退的困惑。公元1071年(宋神宗熙宁四年),他以开封府推官通判杭州,是为了姑且避开汴京政争的漩涡。熙宁七年调知密州,尽管出于自愿,实质上仍是处于外放冷遇的位置。尽管其时“相貌加丰”,颇有一些奔放体现,也难以讳饰深藏心里的郁愤。这首中秋词,正是此种宦途险峻体会的提高与总结。“酣醉”遣怀是主,“兼怀子由”是辅。关于一向秉持“尊主泽民”节操的作者来说,手足别离和私情,比起廷忧边患的国势来说,究竟归于非必须的道德负荷。此点在题序中并有深微的提示。

  在大天然的景象中,月亮是很有浪漫颜色的,她很简单启示人们的艺术联想。一钩新月,可联想到初生的萌发事物;一轮满月,可联想到夸姣的团圆日子;月亮的洁白,让人联想到光明正大的品格。在月亮这一意象上集中了人类多少夸姣的神往与抱负!苏轼是一位性情豪宕、气质浪漫的人,当他昂首眺望中秋明月时,其思维情感犹如长上了翅膀,天上人世自在飞翔。反映到词里,遂形成了一种豪宕洒脱的风格。

  上片望月,既怀逸兴壮思,高接混茫,而又兢兢业业,自具雅量高致。一开端就提出一个问题:明月是从什么时分开端有的——“明月何时有?把酒问彼苍。”把酒问天这一细节与屈原的《天问》和李白的《把酒问月》有相似之处。其问之痴迷、想之逸尘,确实是有一品种似的精、气、神灌输在里面。从创造动因上来说,屈原《天问》洋洋170余问的澎湃诗情,是在他被放逐后徘徊山泽、阅历陵陆,在楚先王庙及公卿祠堂仰见“图像六合山川神灵”及“古贤圣怪物行事”后“呵而问之”的(王逸《楚辞章句·天问序》)。是情形触碰激荡的产品。李白的《把酒问月》诗自注是:“故人贾淳令予问之。”当也是即兴遣怀之作。苏轼此词正如小序中所言是中秋望月,欢饮达旦后的狂想之曲,亦属“伫兴之作”(王国维《人世词话》)。它们都有起得突兀、问得古怪的特色。从创造心思上来说,屈原在步入先王庙堂之前就现已是“嗟号昊旻,仰天叹气”(王逸《楚辞章句·天问序》),处于情感迷狂的精神状态,故呵问彼苍,“似痴非痴,愤极悲极”(胡浚源《楚辞新注求确》)。李白是“唯愿当歌对酒时,月光长照金樽里”(《把酒问月》),那种因失落迷惘的郁勃意绪,也是鼻息可闻的。苏轼此词作于丙辰年,时因对立王安石新法而自请外任密州。既有对朝廷政局的激烈重视,又有希望重返汴京的杂乱心境,故时逢中秋,一饮而醉,意兴在衰退中饶有律动。三人的创造心思实是头绪暗通的。

  苏轼把彼苍作为自己的朋友,把酒相问,显现了他豪宕的性情和特殊的气势。李白的《把酒问月》诗说:“彼苍有月来何时?我今停杯一问之。”不过李白这儿的口气比较舒缓,苏轼由于是想飞往月宫,所以口气更重视、更火急。“明月何时有?”这个问题问得很有意思,好像是在追溯明月的来源、世界的来源;又好像是在惊叹造化的奇妙。读者从中可以感到诗人对明月的赞许与神往。

  接下来两句:“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。”把关于明月的赞许与神往之情更推进了一层。从明月诞生的时分起到现在现已曩昔许多年了,不知道在月宫里今晚是一个什么日子。诗人梦想那一定是一个好日子,所以月才这样圆、这样亮。他很想去看一看,所以接着说:“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堪寒。”唐人称李白为“谪仙”,黄庭坚则称苏轼与李白为“两谪仙”,苏轼自己也想象前生是月中人,因而起“乘风归去”之想。他想乘风飞向月宫,又怕那里的琼楼玉宇太高了,受不住那儿的冰冷。“琼楼玉宇”,语出《大业拾遗记》:“瞿干佑于江岸玩月,或谓此中何有?瞿笑曰:‘可随我观之。’俄见月规半响,琼楼玉宇烂然。”“不堪寒”,暗用《明皇杂录》中的典故:八月十五日夜,叶静能邀明皇游月宫。临行,叶叫他穿皮衣。到月宫,公然冷得难以支撑。这几句明写月宫的高寒,暗示月光的洁白,把那种既神往天上又眷恋人世的对立心思非常含蓄地写了出来。这儿还有两个字值得注意,就是“我欲乘风归去”的“归去”。飞天入月,为什么说是归去呢?或许是由于苏轼对明月非常神往,早已把那里当成自己的归宿了。从苏轼的思维看来,他受道家的影响较深,抱着超然物外的日子态度,又喜爱道教的摄生之术,所以常有出生登仙的主意。他的《前赤壁赋》描绘月下泛舟时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说:“浩浩乎如冯虚御风,而不知其所止;飘飘乎如遗世独立,羽化而登仙。”也是由望月而想到登仙,可以和这首词相互印证。词人之所以有这种脱离人世、逾越天然的奇想,一方面来自他对世界奥妙的猎奇,另一方面更首要的是来自对实际人世的不满。人世间有如此多的不满意、不满意之事,迫使词人梦想脱节这烦恼人世,到琼楼玉宇中去过逍遥自在的神仙日子。苏轼后来贬官到黄州,不时有相似的奇想,所谓“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”。但是,在词中这仅仅是一种计划,未及打开,便被另一种相反的思维打断:“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堪寒”。这两句扶摇直上,天上的“琼楼玉宇”尽管金碧辉煌,夸姣特殊,但那里高寒难耐,不行久居。词人成心找出天上的美中不足,来坚决自己留在人世的决计。一正一反,更表露出词人对人世日子的酷爱。一起,这儿仍然在写中秋月景,读者可以体会到月亮的夸姣,以及月光的寒气逼人。这一转机,写出词人既眷恋人世又神往天上的对立心思。这种对立可以更深刻地阐明词人眷恋人世、酷爱日子的思维感情,显现了词人开阔的胸怀与超远的志趣,因此为歌词带来一种奔放的风格。

为您推荐